9号彩票 > 新闻动态 > 信息快递 >

回望硅谷2018:“量产”独角兽、区块链泡沫退潮

作者:9号彩票admin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18-12-25 10:36点击:

9号彩票,9号彩票app,9号彩票彩票下载,9号彩票彩票平台,9号彩票官网,9号彩票注册

(原标题:回望硅谷2018:“量产”独角兽、区块链泡沫退潮 2018·大复盘)

的2018年,荣耀依旧,又矛盾丛生。

从一级市场整体来看,2018年前三个季度的额极高,总计达843亿美金,不出意外又会打破纪录。Drop Box、DocuSign、AppNexus等上市及大型退出,也让忙活了数年的VC们松了一口气。

然而故事换个角度讲,这也是马太效应愈加凸显的一年。

Mega fund(巨型基金)吸纳了大量资本;5000万美元以上的融资交易,占总融资额的半数以上。

当这一年走向尾声时,生物医药赛道凭借耀眼的成绩站在聚光灯下、泡沫退潮、AI走向实体应用,经历了这一切的VC们,如何看待硅谷的2018?钛媒体对话了数位硅谷早期投资人,梳理了今年值得关注的硅谷早期投资趋势。

马太效应:从基金到项目

硅谷不断加强的马太效应,让它几乎开始“量产”独角兽。今年的Q1到Q3,硅谷创造了史上最多的独角兽,总数高达80个。

正如文初所说,今年完成的所有早期投资中,有超过一半都超过5000万美元。早期投资的中位数达到史上最高值700万美元。所有公司的首轮平均融资额,达到了史上最高程度。

尤其对于天使轮及种子轮,整体投资数和投资额都有下降趋势,然而每次投资的规模却在增长。

种种迹象表明,虽然资本仍旧青睐早期市场,然而它目标非常明确——把更多的钱押注在更可能带来回报的优质公司上,对那些不好不坏的项目愈发严厉了。

“如果去看优质项目的数量,实际上今年比去年要更少,但优质项目的单笔融资上涨了很多。”硅谷知名投资人、Fusion Fund创始人张璐告诉钛媒体。今年前三个季度以来,超过1亿美金的融资项目达到143起,比去年增长了38.8%。今年三季度,家用健身器材创业公司Peloton募资5.5亿美元,估值高达36亿美元。

在她看来,今年的整体经济形势不稳定,造就了硅谷人才创业意愿下降,这也间接造成了更少的优质公司吸纳了更多资本量。

跨境基金 Wisemont Capital 创始人李峻对钛媒体表示,今年主要持观望态度,“从美国整体来看,大家更关注头部项目;另一方面,投资人的感受比创业者更早,我们可能觉得市场已经趋冷,创业者的期望还没降下来,所以会投得慢一点、保守一点,等价格合适再进。”

这样的马太效应延续到了基金募资上。

今年风险投资募资额为324亿美元,其中有15只基金募资额超过5亿,5只超过10亿,比如红杉在今年1月创纪录地融资80亿美金,LightSpeed也融了一轮Mega Fund(巨额基金)。前三季度募集的27只2.5亿-5亿美金的基金数量,也已经超过了2017年全年的25只。

这体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趋势:就算在早期投资中,钱也在向管理较多资金的基金聚集。2018年募集的230只风险投资基金中,有41.7%管理超过1亿美金的资本。在仅仅三年前,这个比例还只有33.5%。

长期专注于企业级投资的 Benhamou Global Ventures 创始合伙人 Eric Benhamou 则表示,明年他们将启动新一轮基金融资,融资金额为此前的2~3倍。

“在2016年,为了有足够的资本支持我们此前投资的优质项目,也因为募资金额正不断扩大,我们在第三期基金的投资期中额外融了一轮‘opportunity fund’。在第四期基金中,我们希望一开始就准备足量的资金,可以给看好的公司长期持续的支持。”

Fushion Fund则在去年完成二期基金的募集,规模超过一期很多。“由于投资人的认可和支持,快速、超额完成募资,现在管理规模已经超过一亿美金,”张璐说。

而另一位不愿具名的硅谷早期投资人对钛媒体表示,其二期基金经历了长达一年的融资期,截至发稿,数千万美金的本轮融资还未关闭。

融资难背后:大基金布局早期,CVC发力

单打独斗的新兴早期投资基金面临募资难、马太效应明显只是表象,其中隐含三个值得关注的趋势。

首先,许多过去偏向后期的基金开始布局早期了。而他们优秀的履历吸引了大量资金,也带来了隐忧。

“这两年来,整个市场形态有很多不确定性,尤其是二级市场的震荡,也对一级市场产生影响,让很多增长期的基金现在也在布局早期投资。”硅谷知名投资人、Fusion Fund创始人张璐说。

中晚期投资需要计算市场周期,而早期投资战线较长,一定会经历一个市场周期,对于入场时间的要求并不高。正是考虑到投资风险,这些过去专注增长期的基金才把目光投向了早期。

然而当资本量巨大时,获得较高的回报率就变得更难了——根据 Kaufmann 的研究结果,在30个管理超过4亿美金的基金中,只有4家跑赢了一只公开发售的小盘股指数基金(small cap common stock index)的回报率。早期投资的回报周期基本都在六、七年以上,近两年越来越大的早期投资基金体量是否能带来令LP满意的回报率,仍待观望。

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趋势是,CVC(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的存在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

Dollars are for deals involving CVCs, which often involve non-CVC investors as well

自2000年至2017年初,有CVC参与的美元投资总额(年变化表),来源:CBInsights

2018年的 Pitchbook 数据显示,由于企业收税优惠及资本回流 ,CVC投资1096起,总参与的投资额393亿美元,在全部投资交易中,有46.7%都能看到CVC的身影,创下五年内新高,已超过2017年CVC投资总额。其投资热门同样是软件和生物医药行业。

软银的愿景基金是这其中最令人咋舌的,共投入280亿美金用于投资。Google、Intel等公司过去都已经有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基金,除此之外,今年还有不少新型的企业基金涌现。

今年年中,Lockheed Martin在已有的风险基金基础上再次投入2亿美金用于投资。知名保险公司Aflac也将其风险投资基金从1亿美金提升到了2.5亿美金;Cigna在9月刚刚启动了自己的2.5亿美金风险投资基金。

“美国早期基金募资情况还可以,晚期更加困难,这和CVC崛起有很大的关系,可以说是本来做LP的人去做VC了。当然他们不一定会去看早期的那些比较小的项目,但很多晚期项目都会自己看。”跨境基金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伙人陈洁对钛媒体表示。

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伙人陈洁在2018年度钛媒体 T-EDGE 全球创新大会上演讲

CentreGold Capital管理合伙人陈洁在 2018 年度钛媒体 T-EDGE 全球创新大会上演讲

CVC入局,一方面和美国政府出台的减税政策有一定关系,另一方面则是越来越多的企业有一种“紧迫感”,希望以此进行战略布局,在不用消耗过多内部资源进行R&D的情况下完成和新兴科技的结合。而这一趋势在2018年尤为凸显。

比如丰田既投资了Uber,又是它的合作方;JP Morgan及Citigroup作为Axoni的投资方,也是为未来将区块链与金融结合做好准备。

比起后期并购或成为独角兽的后轮投资方,对于企业来说,在早期进行风险投资是一个更低投入、更少风险的方式。CVC早期投资愈发活跃,甚至有可能意味着未来企业收并购进一步降低,至少从2018年的数据来看, 这一趋势已经有苗头了。

最后,经历了过去几年押注商业模式的烧钱轮回后,不管是LP还是风险投资人们开始更看重项目的造血能力。LP开始更加青睐专注于医疗、企业级项目的基金——这类项目的特点是一般能依靠自己的技术优势或市场优势有自己的盈利能力及进行稳健的增长,而非仅仅是带来估值增长。

“在变动的市场中,估值增长不一定能实际反应公司价值,而自己的盈利和造血能力就备受关注。正是因此,这类项目的崛起也带动了一批专注于投资企业级、深度科技和医疗的基金。我们基金也因此在今年比较受关注。”张璐表示。

新技术寻找商业落地

技术投资在硅谷依然火热。2018年,创投市场迫切地希望看到新技术落地的可能性,两个领域备受关注:医疗和工业应用。

它们有着一些共同点:都在过去有着大量数据积累,分布着许多的传感器,又共同面临着数据冗余的问题,且都有海量市场潜力。这些特点意味着接入新兴技术后,这两个领域很可能能带来可观、迅速的回报和正向反馈。

以人工智能技术(简称“AI”)为例,2018年成为全面走向落地应用的一年,仅仅自称是AI公司、没有落实到具体产业应用的创业项目,已经无法在市场上获得投资人的关注。“几乎每一个AI公司都必须谈清楚,他们是希望解决哪个领域中的哪些具体问题。”Eric说道。

而医疗无疑是其中的重要领域。

在OptumIQ Annual Survey on AI in Health Care报告包括对500个美国知名医疗机构的问卷调查,其结果体现,未来五年,平均每机构在AI+医疗方面的投入将超过3000万美元。

“每60天,医疗带来的数据就翻一番。自从2010年以来,云计算、AI和大数据让我们能前所未有地获取和分析大量数据,这给医疗+AI带来了很大的机会。”硅谷知名投资人、Facebook早期投资人Jim Breyer在接受TC采访中表示。

比如他投资的Page.ai,这家AI公司通过计算机视觉技术帮助完成癌症诊断,在今年刚完成了2500万美元A轮融资。此前其和美国知名癌症医院纪念斯隆凯特林癌症中心达成合作,获取其超过2500万张病理图片。其他做着类似事情的公司还有 Google 旗下的 Deep Mind 和初创公司 Arterys 等。

生物医药是 Centregold Capital 投资的重心之一。陈洁在参加,其基金通过与知名研究所搭建项目源网络、在新药研发、医疗个性化中寻找机会等方式,深入挖掘生物医药及医疗科技领域的投资标的。

该只基金已经选择同浙江加州国际纳米院达成合作,同时与杭州当地的数家环境及医疗类上市公司成为官方合作伙伴,以协助申请CFDA、推动科研产业化等方式帮助跨境项目完成落地。

投资人张璐表示,她的投资重心一直在深科技和医疗上。她曾投资的脑机接口 Paradromics 在2016年就拿到了美国国防部1800万美元的订单。

而其中的逻辑是,“医疗和工业是两个可以全方位提现人工智能优越性的领域——医疗长期以来的问题是数据过量和资源不平衡、工业则由于万物互联产生了很多数据,而AI的核心是需要海量数据作为基础,这就提供了很好的数据基础。”

AI在工业界的应用同样值得关注。

德勤今年发布的企业级AI报告显示,82%采用了企业级AI解决方案的公司都表示,他们的生产项目ROI有正向反馈。59%正在使用AI相关的软件解决方案来帮助优化销售渠道及工作流程。

“AI正在改造各个行业的不同方向,其中还有很多创业者的机会,远谈不上只是几个大公司的游戏。”Eric举了一个公共停车的例子,现在的停车场不会根据不同车型、停车时间来定制化收费,而在AI技术接入后,这个市场就有被再次开发的可能。

李峻也同样认为,2019年AI领域还有很多机会。

“值得注意的是,未来需要真正懂AI技术、且了解现有垂直领域的人才和公司——而不是泛泛的AI或者某种算法。只有了解一个垂直领域的具体流程、信息化的程度以及如何提高整个结构的效率,可能才能带来真正的价值,我们期待看到AI技术未来落地到具体场景、有合理的商业模式支撑资金和资本。”

在这些浪潮的映衬下,去年来势汹汹的区块链项目虽然面临着币价跳水的挑战,但仍经历着一场缓慢、长期的涨潮——根据Diar提供的数据,今年前三个季度,风险投资对于区块链相关项目的投资金额已经比去年全年上涨了280%,接近39亿美元。而获风险投资的区块链项目数量也达到2017年的两倍之多。

2017年全年,“ICO可能取代风险投资”一说甚嚣尘上。不过从今年趋势来看,缺乏监管的ICO融资方式逐渐“失宠”。

今年10月数据显示,通过ICO进行融资的项目和金额都达到了全年最低,这一趋势还可能继续。与此同时,正如上文所说,传统的风险投资仍对区块链技术保有信心,正逐步加大投资力度。

INB Venture Partner、Primitive Ventures创始合伙人Eric Meltzer对钛媒体说,“我们希望投资那些能用区块链技术解决一个真正棘手问题的公司,而非提供一些锦上添花解决方案的公司。”

比特币自2018年

全球市值最大的加密货币,在今年11月全面下跌,较2017年12月最高点下跌了79%

从Pitchbook数据看来,比起去年,2018受关注的区块链细分领域仍旧集中在数字货币相关的创业公司,比如电子货币发行、交易平台、挖矿、支付等等。

“这些围绕区块链搭建的交易平台和挖矿平台有较早就能盈利的可能,所以我们也会持续关注。”Eric表示。

生物医药为主的IPO,buyout退出上升

无论选择投资哪个领域,自十数年前开始的独角兽潮以来,退出路径一直是悬在投资人头上的隐形达摩克利斯之剑。这些投入的大额资本被锁在估值高、融资轮次长的明星公司中,对资本流动性的影响不言而喻。而今年的以生物医药为标志IPO潮可以说让一部分VC长舒一口气。

截止Q3数据,今年总退出额达800亿美元,有637家公司通过上市、收并购等方式完成退出。

和不断增长的早期投资额相似,这些退出案例的特点是金额大、集中在后期项目中,一亿美元以上的退出占据了90%以上;另一方面,比起过去集中在并购的退出方式,今年的IPO、收购比例都有增多。

更重要的是,大部分退出并非此前令人忧心的低价退出,而是往往没有太多地估值降低,这也给LP更多信心再次将资金投入风险投资领域。

”一些本来能进行收购的公司可能现在情况也并不好,B轮之后的公司往往都希望以IPO为退出路径。“陈洁表示。

在今年的大额退出中,AppNexus及GitHub标志着信息传播领域的持续吸引力;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特点是,今年68家IPO的公司中,有45家都集中在生物医药领域。从过去经验来看,生物医药类的企业往往需要超出早期投资基金投资周期的时间来完成研发、产品上市及最终退出过程,然而在政策、市场的推动下,这个领域成为了2018年最激动人心的退出大户。

投资人寻找新项目源

另一方面,2018年,在美国过去几家大公司增长放缓甚至市值跌幅明显之时,投资人们敏感地嗅到了机遇来临,在开拓新方向或新市场的机会。

“今年Facebook、Google、Netflix这些大公司的垄断趋势不如过去明显,我认为会有新一代消费级的机会,以及中美在往机械化、自动化过程中进行结构化调整的机会。” 李峻对钛媒体表示。

其基金今年投资了一家职业教育公司NexGenT,通过给中低阶层提供教育机会,让他们使用新的AI、机械化、智能化时代的工作机遇。“川普想要工作机会回来,失业率降低,但是美国人并不一定有这些技能,这就是这类公司的机会。”

除此之外,李峻还提出,目前正处在风口浪尖之上的5G与通讯领域也可能成为未来美国市场的投资热点。“中国方面对5G领域的关注已经十分明显,美国市场上也有可能在相关领域诞生新的机会。”

不仅从项目赛道,投资人们也正往非传统的风投聚集地区寻找机会。

比如一家新型基金 Alabama Futures Fund,专门投资阿拉巴马州的创业公司;创立于俄勒冈的Seven Peaks 基金,则覆盖美国西北区域区域,比如西雅图、波特兰、盐湖城、凤凰城等等;Wisemont Capital同样将西雅图作为一个重点投资区域;北卡罗莱纳州的One Better则在北卡附近寻找机会。

北卡罗莱纳州,这个曾孕育过多个金融公司的城市,正逐渐吸引风险投资人的注意。2018年的全年投资额超过2017年总额150%以上,总金额高达25.7亿美元。以钛媒体采访的 Fusion Fund 为例,现在超过40%的投资项目是在硅谷之外的美国市场,尤其专注匹兹堡和犹他地区的新兴创新生态。

除此之外,陈洁对钛媒体表示,其所在基金十分看好加拿大市场。目前正与加拿大本地的老牌基金合作,将于2019年在加拿大成立一个新的早期跨境基金,以发掘、投资优秀的加拿大项目,甚至进一步将它带到中国或美国市场。

另一家风投机构 Benhamou Global Ventures 则在欧洲、以色列都设置了办公室或合投基金。他们看中的是这些地区优秀创业项目到达一定发展阶段,最终向硅谷的“回流”趋势。(本文首发钛媒体,采访/丁诗贝,编辑/葱葱)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回望硅谷2018:“量产”独角兽、区块链泡沫退潮

[关闭窗口]

上一篇:建行董事长田国立: 现在买房不是高位接盘吗? 下一篇:财经观察:特朗普能否“炒掉”美联储主席